关于

这里是关于作者的个人介绍以及网站的由来。

现在这个时代里,博客似乎已经是一种很古老的东西了。快节奏的元素布满了生活空间的方方面面 ,不管是在这几年里快速兴起的短视频文化(暂且称之为一种文化),还是在大众媒体界长期存在的标题化泛滥现象,都在影射出一群人对与新时代的生活节奏相匹配的文化的渴求。

旧的东西不再那么吸引人了,它们好像过时了,变成了一种反潮流的存在。

大学四年,接触信息的媒介从书本和课堂几乎完全转换网络,网络给了我所有能获得信息的渠道。大学头两年所学到的一点关于计算机和网络的知识,让我得以有丰富的方法在网络上寻找我需要的内容,这些方法包含翻墙或者编写爬虫批量获取信息。

然而单一的信息获取渠道当我不免有些隐约的担忧,这种担忧随着我逐渐感到自己缺少了一点什么而越发严重,我已经很久没有认认真真的坐下来写一篇文章了!

我自小开始就喜欢写点什么,小学的时候精心编写的日记,初中的时候也陆陆续续写过那时候颇为得意的数万字的科幻小说,高考前的一个月我还在用键盘敲着高中断断续续写的另一部小说。不过那个时候的知识面能想到的所谓的科幻,现在读起来怕是要捧腹大笑。那些写文字的经历,虽然也没什么可以谈的成就,但也确实实在的经历,至少我现在又回到这个循环里了。

我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很少有事情能让我坚持下去,除非要把断断续续也算成坚持。

建筑学,是个给了我很多惊喜的学科。我在高三之前,从来没有考虑过要报考建筑学,因为当时对于之后的考虑不多,也只是因为喜欢在教科书上涂画后来在同桌的建议下报考了需要考素描的建筑学。

喜欢在课本上涂画,结成了我和建筑学的缘分。然而,我涂画的爱好并没有得到发展。

涂画本来是一件很随意的事情,但是当这件事变成需要按照固定的方法按照现有的模式的去做的时候,我开始有些反感这种压力,进而导致我对本科的素描课、水彩课漫不经心。我后来意识到压力可能来自于自卑,或者逃避,总而言之,我对一些我本以为自己可能感兴趣的课程好感尽失。而到课程结束时,我才又零零散散的在网上搜起水彩、钢笔画的课程来。

于是乎,我的经历里面似乎我总是对大家不那么在意的事情感兴趣?

在计算机课上展示了当初自学的FTP服务器的搭建,然后编写了一个小程序用于和服务器交换作为计算机课的作业,可能是我叛逆行为的一个代表。那个时候老师布置的作业貌似是office软件的操作,但是老师欣然同意了我自选作业的提议。

直到大四之前,我都在想,我未来从事的工作是什么样的?身边的很多同学可能都认为我可能会去读计算机相关的专业或者去做程序员(可能计算机技术等于编程是他们的刻板印象)。但是这个时候的我,却渐渐开始觉得,继续这条路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你真正了解一件事之前,所有你对它的评价都是毫无意义的。

我注意到我身边的一些人,他们总是热衷于发表对一些事物的看法。就像是那些网络视频中的评论性弹幕以语音的形式出现在你的耳边,而另外有一些人,他们深思熟虑,语出惊人。

我希望成为后者。

于是决定从所学的这门学科开始,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

与君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