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这里是关于作者的个人介绍以及网站的由来。

现在这个时代里,博客似乎已经是一种很古老的东西了。网络上充斥着快节奏的符号式文化,不管是在这几年里快速兴起的短视频文化(暂且称之为一种文化),还是在大众媒体界长期存在的“标题化”现象,似乎都在影射出人们对新时代的文化的渴求。因为旧的东西好像不再那么吸引人了,它们好像过时了,好像变成了一种反潮流的存在。

大学四年,在网络文化的影响下,我逐渐感到自己缺少了一点什么,各种各样的信息媒介让我听到了各种不同的声音,在这些声音里面最多是“是”与“不是”或“该”与“不该”。是啊,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发表观点与反驳观点再正常不过了,于是乎,我也跟着想起这些事情里面的是非来。

作为一个建筑学的学生,这些是非的问题太多了。举个例子,大一最开始了解到安藤的长屋,就有一个经典的下雨天打伞问题。这可是涉及到建筑实用性的大问题,尽管站队两边的人各有各自“另人信服”的理由,但是似乎都很难说服对方。说服别人,是一件很难的事,可能被人说服,也是一种难得的本质。于是在旷日持久的是非保卫战中,我意识到我该做到的是表达自己的想法,并且准备好被别人说服,这样才能逐渐形成自己的想法,或者转换到学科视角,就是建筑观。

建筑观以我之所见,是一个建筑师最宝贵的东西,是建筑士区别于画图匠的所在。匠人精神固然可贵,但是工匠们做的事都是依据工序,少了些个人的表达,这未免有些机械化了,而且也是迟早要被机械所替代的。

这个博客,就是我用来不断形成建筑观的日志,当我回头去看过去自己的那些想法时,可能会觉得有些幼稚,但是在幼稚的感觉过去之后,又会想到自己曾经的那一份热情,未免不是一件有意义的事。人,总要敢于做一些自己害怕去面对的事情,这害怕的事情便如翻看儿时的日记,日记里写道曾暗恋过隔壁的某某某,其实倒也没那么可怕的不是。

最后,至于Grayker,则是我同寝室的室友一起想出的个莫名的ID,倒没有什么深意在。